改變

陳綺貞 – 80%完美的日子
我捕捉精采的畫面
可是一閉上眼顏色就退掉了
我穿上最舒適的T-shirt
可是一脫下來身體都僵硬了
我選擇我最想要的
可是一個人呢
反而笑開了
我丟棄對我最好的
可是一關上燈
全部都回來了
直到有一天
我徹底昏睡了
我太累了我放開了
直到有一天
我失去了 太矛盾了
我失去了 太狼狽了
眼淚掉下來了

這幾天我在跟朋友旅行,感嘆很多。
朋友説我只大學來便改變了很多,我想: “是嗎? 是好是壞? ”
以前的我沉默寡言,不喜歡説話,有點孤傲,有點瞧不起世俗就是了。
人大了,慢慢看多了,想跟朋友分享,話就多了;
但同時,有時跟談話的對象合不來,用力地想要辯證自己的想法。
那種吃力不討好的用力,弄得自己很不自在,身體、表情都僵硬了。
有時那種固執更被責怪起來,我會想,我應該好像以前那樣收起來,不説話會更好嗎?
也許那會避免了直面的對峙吧。可是人變了,回不去了。不說話,別人更加無法理解你。終有一天,自己的枷鎖太多,會撐不住呢。
朋友、伴侶都在提醒我,説話不要那麼倔就好。
我知道了,但是我很害怕在過程中會丟失自己。
不想砍掉自己的稜角,只能慢慢消化海浪和風沙每一下的衝擊,内化那些良言。
慢慢由心出發,建立自己獨特、舒服的待人之道。

嗯,別要等到大家都離去後才後悔,別要用以前的自己捆綁現在自己。
勇敢聆聽和面對自己吧!

花了一晚,甚麼都不做,譲思緒自由放縱。

聽一些舊音樂,不由自住地流涙。

沒有不快樂,沒有甚麼值得憂傷,只是感觸了。

靜靜地哭完,豁然放下了以前想不通的東西。

以往的憾事,也許只因執迷,消化掉後其實沒甚麼,甚至覺得自己一路以來也是幸運的。

不開心,就由自己不開心,過了就好了。

 

世界太多事,太多戰爭,太吵亂。

美好的是,世界的另一邊,還有我的另一半,在成全不完全的我。

//我膽小的對自己說, 就是這樣嗎? 我是你夜裡的太陽, 也是你,影子裡的悲傷。 我問我…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讓我照耀你安息的時光。 你是我…小心維護的夢, 我疲倦的享受著, 誰也無法代替你的光芒。 我是我…一碰就碎的太陽, 我熱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 得到信仰。 我膽小的對自己說… 就是這樣嗎? 我是你眼裡的太陽, 也是你鏡子裡的驕傲。 我問我…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需要我在擁擠午夜發光。 你是我…小心維護的夢。 我疲倦的享受著, 誰也無法代替的孤傲。 我是我…疲倦流浪的太陽。 我熱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 得到信仰。 你是我…小心維護的夢。 我疲倦的享受著, 誰也無法靠近的孤傲。 我是我…疲倦流浪的太陽。 無法為自己, 無法為誰,靜止下來。 我是我…一碰就碎的太陽, 我熱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 得到,信仰。//

 

天陰陰 心情有些牽掛

剛來的頭一星期, 了無牽掛, 心情像小鳥一樣自由, 看到的也是新事物

時間久了, 在這裡並不是旅遊, 而是生活

旅遊得到的自由是種幻覺吧? 丟棄了”生活”, 一切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 就像剛剛認識的情侶一樣

在這裡, 每天待在小小的美姑縣, 大小跟長沙灣差不多吧… 重複的生活沒有什麼值得好奇, 人就開始了活在有趣的記憶裡. 

我發現自己時常被同一段記憶侵襲. 那是一段快樂的記憶, 但想起來的時候卻是沉沉的苦澀

也許這是種淒美吧

我留戀過去與他的時光. 卻知道這是我自己在留戀, 他是不會”留戀”的, 最多只會回憶過

這種獨自留戀在以往兩個人的時光, 讓人感到更孤獨、甚至寂寞.

我懷疑, 也許對以往的那段日子, 我們倆有著截然不同的版本

我加插了太多太多個人幻想了吧

 

有一段時間我是憤怒的, 可是我開始懂得憤怒是在懲罰自己

 

他, 是個可以談建築夢想的人

可以是個好的同學, 同行

確並不是個很好的伴侶

因為我們之間並不是愛

也許我的圈子太小 我沒法不把他當成伴侶

 

最近 我有種強烈感覺

發現我不太愛用言語講出想法

我對於未想清楚的想法,往往有一套自我保護機制

必須把他通過思考或書寫, 孕育到某成熟階段才想把它放開, 從口裡說出來

這是什麼意識咧?  是因為怕”禍從口生”?

也許是, 也許我很害怕自己的 說話被人標籤為某種人

而我寧願因為沉默而被標籤為不愛說話的人.

可是, 當其他人都說我是不愛說話時, 我卻有種違抗感;

但其實我並不需要介意的, 因為我確實是這樣; 只是在一定程度的友情上, 他們會開始發現我的另一面

當思緒還未整理好, 我是個不愛說話的人;

當整理好到某一程度, 或是要與人討論來把它孕育, 我就是個會說話的人。

 

還有, 我發現我對於跟英文人的交涉比較活躍

對普通話, 我真的強烈地有種矛盾感;

為什麼我的普通話越說越爛? 我對發音好像有著太多的疑惑

不過這三個月我會慢慢聽

 

 

五千公尺海拔很遠 卻靠近藍天多…

五千公尺海拔很遠
卻靠近藍天多一些

努力, 追夢 

靠近藍天多一點

慢慢的 踏實的 一步一步走全程

我想要去西藏感受一下接近藍天的感覺  

 

單純是這樣 

單純想要接近藍天的感覺 

無止 心橋

參加這次三岔村的建橋活動,其實是為了履行自己剛剛讀建築時所說的一句話: 「想讀建築是想幫人」。這三年一直很快樂的學建築,卻漸漸遺忘了這個初衷。有一天,忘了是誰提醒了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但卻感到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在學什麼,感覺這三年來的建築知識也不能幫到什麼人。 因為快要畢業了,很有衝動想要切切實實去實幹一下,就這樣終於報名參加了無止橋。

知道有無止橋是因為在中大也有很多宣傳。但當我這次真的參與了之後,我發現讀了三年建也其實對整個建橋活動無什麼用處,三年來所學的建築知識連可以紙上談兵的層次也未到。當要建橋的時候,我反而覺得排球運動員這身分更加貼切,起碼我知道我的態度和氣力是從排球運動而來的。

在三岔村的幾天,生活過得很簡單, 只有幹活、吃和睡。電子鬧鐘不及雞鳴有用、從城市帶來的零食遠遠不及新鮮的菜美味。忘掉城市的霓虹燈,每晚都祈求有漫天星星。沒有WIFI 和電話網絡覆蓋,反而悠然自得,重新感受自己,感受大自然。

很多人說我建橋的時候份外認真,搬石頭不比男仔輸洩,很多人更說我是女漢子,哈哈!  其實不只是我這樣,大家都很努力。每次想起大家排好一列傳石頭的畫面我就會很窩心。這兩天說得最多的普通話,應該是「鐵絲」和「扎絲勾」。到現在也很難想像所有網箱裡的石頭都是我們和村民一手一腳放進去的。我很喜歡大家認真努力工作的樣子,真的很帥氣。

我沒有很踴躍跟小孩玩耍,但我很愛看他們享受簡單玩樂時的笑容。城市的小孩會拿著洋娃娃和機械人,這裡的是拿著石頭和花朵。村子裡的小孩是確切的野孩子,常常在擲石頭和奔跑。我記得那個樣子像個兇殘老頭子、常常拿著水槍的小孩曾經拾起花和枝弄了個小花圈… 其實他們很簡單,卻比我們浪漫得多。

一定要提一下的是如廁的趣聞。一開頭大家都很擔心去廁所的問題,有人更問過天氣這麼冷,怎樣確保在戶外如此而不凍壞屁股,但漸漸地大家都很享受隨處方便的感覺。有一個人更聲稱漸漸覺得自己在這村子裡隨處便溺是一件好事, 可以為不同的土地都帶來一點滋潤。(是誰說的就自己猜啦哈哈!) 後來天氣熱了,村長的廁所有很多烏蠅,我學會了不殺生而有技巧地把它們放出去外面。

其中一天我們去了西岔村做家訪,遇上讓我耿耿於懷的婆婆。婆婆和老公一起住,但子女都外出工作,一年才見上一次面。遇上我們這伙年輕人,她不免會想起兒子。她很熱情地招待我們,叫我們入屋吃點東西。我們很不容易地拒絕了,我們真的受不起這種待遇,但眼看她失望的表情,我最後還是讓她給我裝點水。即使我們叫她不用送,她還是送了我們出去,然後我們又送了她回家,這樣來回送了幾趟。離開西岔村時,有點失落無力感,感覺自己來這裡白喝了村民的水。

 

最後要說的是,我真的超級極度懷念油麥菜、木耳和薯仔絲。

別忘了 要溫柔

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
長長的路要揮霍的走

大大的世界要率真地感受
會痛的傷口要 輕輕的揉

被抱緊的時候 去勇敢的祝福
不被了解的時候
相信自己 值得
永遠心疼做過的夢

在乎的人要傻傻地愛
經歷的事 就慢慢地來

想法很多的時候 要細膩地用
擁有一切之後 就
讓他走
在某個角落放一首歌

別忘了 要溫柔
別忘了要快樂